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个人护理用品 > 按摩用品 >

但质疑者依然很多

  看不见摸不着的经络到底隐于人体中的何处?数千年来中国医生没有给出直观证明,近几十年世界医学专家也遍寻未果。这一“中医学研究的皇冠”,今天有一个四川人领军的医学科研团队,悄悄逼近了它。

  2000万科研资金初获成果,国家“973计划”之一“基于临床的经穴特异性基础研究”首席科学家梁繁荣说:我们初步观察到了经络在人体生病时的反应……

  人体穴位上出现了监测物质;CT机的屏幕上一个个“点”在意料之中闪亮;显微镜下,核磁共振分析出人体代谢物的成分显示出针灸治疗后的变化……千百年来神秘难测的人体经络,在中国医学专家的巧妙实验设计下,渐渐显形。“穴位与病变的脏器是由经络连通的。”日前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采访时,成都中医药大学副校长、博士生导师梁繁荣教授这样阐释。

  梁教授是一个庞大医学课题“基于临床的经穴特异性基础研究”的首席科学家。为了用实证方式解开“针灸为什么有效”这一千古难题,由成都中医药大学、华中科技大学、北京中医药大学、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、广州中医药大学、中国中医科学院、复旦大学等机构,组建了一支129人的医学专家团队进行多学科协作研究,旗下包括9个子课题。这一列入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(973计划)的课题,共得到国家提供的2000万元资金支持。

  2008年11月,在北京举办2008世界卫生组织传统医学大会期间,梁繁荣在“针灸与人类健康”研讨会上报告了课题团队的阶段性成果——“我们已经初步证实针灸疗效的关键,在于经穴具有的特异性;我们初步观察到了经络在人体生病时的反应。”

  2006年9月至2007年12月,数十名志愿者和功能性消化不良者,在四川省人民医院PET/CT(一种先进的影像扫描诊断仪器)中心参与了“针刺和假针刺”穴位实验。结果令人惊讶:针刺正常人和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的相同穴位,可以激活相同的脑区,但引起脑葡萄糖改变的大部分区域却不一样。

  更多相类似的针刺实验——在偏头痛患者和正常人的对比实验中,得出了相似的结论。

  为什么针刺穴位相同而反应不同?梁教授给出了极具说服力的阐释:“因为人生病时,穴位在经络的带动下被激活了;而人体健康时,穴位是沉寂的。”

  梁教授进一步解释:现代西方医学研究是以解剖学为基础的,对人体的研究主要是以遗体解剖为主要手段,遗体已经没有生命,人体上的“病”也死亡了,如何能够找到经络和穴位呢。

  在中医专家眼中,成书于2000多年前的经典医著《黄帝内经》,主要就是讲“内求”——往内观看我们的五脏六腑,观看我们的气血怎么流动,然后通过“内炼”——调整气血、调整经络、调整脏腑,来达到健康长寿。

  听着梁教授的讲解,记者想到了生活中的急救电线”,“如果人体生病时穴位就打开了,经络就激活了,那它是人体在向外界敞开救护通道,拨打120吗?”梁教授答:可以这样比喻。

  “通则不痛,痛则不通。”这一句脍炙人口的古训,正说出了经络的根本原理。生病时,我们就会感觉到经络的存在。

  中国中医科学院的专家团队,以一项设计巧妙的“蓝点”渗出试验,直观揭示了穴位与经络的存在。

  实验从2005年9月到2008年11月,整整进行了3年多,其原理是通过往动物体内注射“蓝点”(一种试验液体),观测相关穴位的渗出反应。

  实验结果令人振奋:结扎十二指肠,阻断消化系统的通道后,在胃内注射“蓝点”,可以从背部的膈俞、脊中、脾俞、胃俞、中脘、上脘等穴位处检测到“蓝点”渗出;对子宫-卵巢炎症动物的实验,同样可以在相关穴位上找到“蓝点”;往有溃疡的胃壁上注射芥子油,在皮肤上一些部位会渗出相应物质,反应点与中医治疗胃肠道疾病认可的穴位有密切关系……

  实验还表明,穴位从“沉寂”到“激活”是一个动态变化过程。这从另一个角度证实了生病时人体的确是渐渐打开穴位。

  针刺穴位与经络的作用究竟有多大?这是另一个专家团队的子课题。试验同样富于成果,令人称奇。

  成都、湖南、湖北3个研究中心的7家医院,以175例偏头痛患者为对象,采用随机对照试验,将患者分为经穴组(对风池、角孙、外关、阳陵泉、丘墟等穴位进行针刺)和非经非穴组,进行疗效评价。观察针刺后的头痛缓解时间、头痛缓解率、复发率等项目。

  试验结果很有意思:针刺治疗后0.5小时和1小时,两个组的疗效差异并不明显;但是时间稍长,针刺后2小时和4小时,针刺经穴的疗效有显著差异,在缓解头痛、预防复发或加重方面具有明显优势。

  团队中的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研究人员还借助PET/CT(影像扫描诊断仪器),观察对脑梗死患者的“醒脑开窍”针刺试验,结果发现:经穴和非穴均可增强梗死区域的葡萄糖代谢,但前者效应更优;经穴对非梗死区域的作用显示出一定的规律性,非穴的作用则零散而无章可循。

  针灸实验也在动物身上进行。复旦大学的专家对大鼠足三里穴位的胶原组织结构进行研究,发现不同针灸手法会让大鼠体内胶原酶组织结构有明显变化。虽然动物试验和人体试验不能类比,但在动物实验中发现“经络”,也是重要收获。

  “目前的成果已经让我们很兴奋。5年的课题研究结束后,我们会发现更多有关经络的秘密。”梁繁荣告诉记者。

  在成都中医药大学博物馆,有一尊复制的西汉人体经脉漆雕——原件是1993年2月在绵阳市永兴镇的一座西汉木椁墓中出土的,它是我国迄今为止最早的一件人体经脉模型,在医学史和针灸学上具有重要意义。

  据记载,出土时这件高28.1厘米的木头人正面有2根红线,从头顶经过胸腹部到脚;背面则有3根线根从头顶经过背部至脚,一根从头顶至股缝;两臂各有3根线条,从指尖经手臂至颈部,与头部线条联成网络……漆雕线条皆为红漆描绘,线条虽多,但行经有序,意义明确。

  “木人上的线条就是《黄帝内经》记载的十二经脉。”梁繁荣为记者介绍,“遗憾的是,因为种种原因,那具出土的木人身上的经络图已经消失。”

  尽管2000多年前文物身上已绘出经络,但千百年来一直少有人能直观揭示它的存在。上世纪60年代,朝鲜有一个名为金凤汉的科学家,宣称找到了经络,并将之命名为“凤汉管”,立即轰动了世界医学界。但后来研究不了了之。两年前,一位韩国人再次称找到“凤汉管”,这一次世界医学界格外谨慎对待。

  关于中医的疗效,最被世界认可的就是针灸。如今美国、德国等发达国家都有对针灸疗效的临床研究。2004年,美国马里兰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在《内科学年鉴》杂志上报告了570位膝关节炎病人用针灸持续治疗半年的临床试验,认为针灸可以镇痛并改善运动功能。这是国际上首次由大规模随机对照临床试验来证实针灸的功效。

  但质疑者依然很多。德国、荷兰等国学者在对偏头痛、慢性顽固性哮喘、下背痛、针灸戒烟的针灸临床研究中,得出了无效的结论,对经络和穴位的存在提出了质疑。

  梁繁荣教授就此为记者阐释,对中医理论的认识不深和研究角度不同,临床研究结果得出无效的结论是正常的。梁繁荣教授说,“经脉循行是基础,经气会聚是关键”,根子上是东方式的系统整体思维、阴阳平衡理论,与西方重分析、重实证(研究手段上靠仪器、靠化验、靠解剖)是大不相同的,然而同样也是认识生命的一种有益路径。

  根据一些海外专家的说法,“凤汉管”是有物质基础,有细胞体和组织结构的。似乎经络的存在完全可以用西医的解剖方式找到。但梁繁荣的专家团队否定了这一猜想。“单一组织结构的研究思路遮住了我们的眼睛,也耽误了我们的研究时间。我们的一系列研究成果显示,经络是一个综合的人体病痛反应机制,是已有组织结构的未知功能。”梁教授这样说。

  这是一个大胆提出、正在小心求证的科学猜想。“当人体健康时,经络并没有反应;当人体患病时,相关组织结构就产生了集体反应。”

  经络也许正如我们现在常常听到的“应急预案”,平时没灾没病时,预案总是锁在抽屉里的。

  梁教授进一步解释说,“对经络的研究,也可归结为一个现代词汇——系统生物学。”也就是,从关心一个生物系统中单一组成成分(基因、蛋白质等),到研究所有的基因、蛋白质、组成成分间的所有相互关系。

  不过,在许多西方人甚至一些中国人眼中,看不见摸不着的经络,乃至整个中医,都不是现代科学,不能被信任。对此梁教授深有感触,“本来是很常识的医术,却因为神秘难解被世人排斥,令人痛心啊。”

  “当然,我们研究得不够,也是一个因素。”要依赖西医的实验方式,来证实中医的科学性,或许是中医的尴尬。但梁教授很自信,我们最终会实证它的存在。(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

上一篇:海狮是非国际公约附录物种、世界自然保护联盟 下一篇:入股申通快递股份有限公司

在线客服
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二维码

    微信扫一扫